第4章 娇滴滴的小娘子

  立秋抿着嘴没说话,让牛婶误会了也好,牛婶那张嘴可能说了,不出半日,整个云下村的人都能知道。
  只要坐实了她被顾长安欺负这件事,那张家人就肯定不能留她,到时候她再求着顾长安把她买回家,就不用去红袖招了。
  立秋越想越可行,不仅没开口解释,反而还哭着点了点头。
  牛婶马上兴头起来:“好你个赖子,连秀才娘子都敢欺负!你等着,我这就回村叫人去!今儿个非得把你这赖子赶出我们云下村不可!”
  “他娘的!”
  顾长安骂了一句,大喊着要去追牛婶,袖子却被立秋扯住了。
  “你干啥!”顾长安大怒,猛地将立秋给甩开了,“元立秋,你是好日子过得太舒坦了是吧?好好的秀才娘子不做,非要攀扯我干啥?”
  云下村就出了张家老三这么一个秀才,自然是把他捧成了金蛋蛋,他的小娘子被人欺负了,村里的族老和里正绝饶不了那个人。
  加之顾长安平日里名声不好听,村里人估摸着早就想把他给撵出去了,借着这个由头,把他逐出云下村,那是顺理成章。
  没了宗族护佑,又失了傍身的房子田地,顾长安都可以想到自己后头的日子多凄惨。
  他越想越生气,提起拳头就想揍立秋一顿,转眼一瞧立秋坐在地上娇滴滴的样子,又舍不得,气得砸了自己一拳。
  “我顾长安虽然是个赖子,但从不做欺负妇道人家的事,元立秋,你现在就跟我回去,把事情说清楚了,咱们以后见了面还能打声招呼,不然的话,我就真的揍你了。”
  立秋提着镰刀站起来,乖巧地点点头。
  见顾长安脖子上都是血,立秋便掏出一方洗得干干净净的粗布帕子:“长安哥,我帮你把血擦擦。”
  她人长得娇小,只到顾长安的肩膀,踮起脚尖温柔地给顾长安擦着血,呼出的香气扑棱棱直往顾长安胸口钻,熏得顾长安骨头都酥了。
  立秋抽空瞄了顾长安一眼,暗地里冷笑了几声。
  梦里头,她在红袖招待了十年,学的就是怎么勾引男人,那一颦一笑,一言一行,怎么能叫男人心生怜爱,都已经刻在骨子里了。
  把梦里学来的本事拿来对付一个顾长安,自是手到擒来。
  “长安哥,还疼吗?”
  立秋的小手隔着帕子轻轻地按着顾长安的脖子,酥酥麻麻的感觉叫顾长安越发口渴了。
  自从祖父没了之后,还没有哪个人这么关心过他,一声“还疼吗”让顾长安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  “不疼了不疼了。”
  他摇摇头,又想起自己刚才竟然还想揍立秋,恨得真想给自己两巴掌。
  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,那是被吓怕了所以才胡乱说话,至于脖子上这一刀,那不是被牛婶的大嗓门给吓的嘛,怪不到立秋身上去。
  “长安哥,我对不住你……”
  立秋微微侧过脸,低垂着头轻轻拭泪。
  她这个角度最好看,梦中萍姑曾经说过,她这般微微低着头垂泪,别说是男人了,女人都受不了。
  顾长安果然慌张起来,想给立秋擦眼泪,又觉得不妥当,想说句安慰的话,又不知道说些啥。
  急得他跟猴子一样,抓耳挠腮的,憋了半天,脸都憋红了:“你别哭啊,唉,算我倒霉,反正我在大家伙眼里就是个赖子,债多了不愁,虱子多了不痒,这黑锅我背了,一会儿回去,你就说是我欺负了你。”
  立秋没应声,听着身边的人唉声叹气了一会儿,竟然走了,心里暗骂这个呆子,忙喊住了顾长安:“长安哥,你去哪儿?”
  顾长安挠挠头:“云下村我是待不下去了,我准备去县城里躲一躲。”
  反正他肯定要被赶出村子了,去哪儿都一样。
  “长安哥走了,我怎么办?”
  “啥?”顾长安愣住了,“我又没真的欺负了你,你回去就说我想欺负你没欺负成,还继续做你的秀才娘子呗。”
  立秋默默垂泪:“要真的能做秀才娘子就好了,三哥如今考上秀才了,我婆母嫌我碍眼,要把我卖进红袖招呢。”
  红袖招?那不是镇子上新开张的窑子?
  女儿家被卖进那种地方还有啥好活路。
  顾长安又怒起来,这张家可真不是人,立秋好歹给她家做了七八年的烧火丫头,就算是个猫儿狗儿,那也养出点情分来了,哪能家里一富贵就把人给卖了,还卖到那种腌臜地方让人作践。
  “你别怕,我回去跟里正说说!”
  顾长安古道心肠,最看不得孤老被欺负,怒气冲冲地卷了卷袖子:“他张三儿刚考上秀才,就要把自家媳妇卖了,这还是个人吗?就不怕学里知道了,除了他的功名?”
  立秋低头冷笑,张三若能称得上是个人,怕是池子里的癞蛤蟆都能成仙了。
  “长安哥,你跟里正说也没用的,咱们村好不容易出了个秀才,这是光宗耀祖的事,村里人还想着把地都挂在三哥名下,好免收赋税呢,怎么可能会叫你去毁了三哥的前程?”
  顾长安愣住了:“那……这、这咋办?”
  立秋慢慢蹭了过去,小手牵住了顾长安的衣角。
  “长安哥,我有个法子,既能让你不被赶出村,又能叫我不用进红袖招。”
  那股燥热的感觉又回来了,顾长安舔了舔嘴唇:“啥法子?”
  立秋还没来得及说,刘氏就领着一群人呼啦啦赶了过来。
  “好啊!你这个小贱人,竟然背着老娘在这儿偷汉子!”
  “二嘎娘,不是这么回事。”
  立在刘氏身边的牛婶很不安。
  是她回村之后嚷嚷着说顾长安欺负了立秋,把人都叫过来的,原本想着给立秋出口气,让立秋承她的情,叫张家的三娃子做了官儿以后多照拂照拂她家,谁能想到刘氏一来就把立秋给训了一顿。
  “咋就不是这么回事了?”
  刘氏手里拿着根门闩,明显是有备而来:“这小贱人一天没干活儿,雨停了,连箩筐都没背,拿着镰刀就跑了,我还寻思着上山割猪草怎么不用箩筐,原来是跑这儿偷汉子了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