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挑唆

  张由摔门而去,刘氏心疼得在院子里又开始嚎:“你个败家小子,那门不是钱吗?摔坏了可咋办!”
  立秋不想听刘氏干嚎,“啪”的一声,重重关上窗户。
  这下可捅了马蜂窝,刘氏转而骂起立秋,从立秋的祖宗十八代开始骂起,直骂到隔壁的孙大娘一家踩着凳子端着饭碗,趴在墙头上看热闹,她才作罢。
  晚饭自然没有立秋的份儿。
  立秋也不饿,把门一闩,倒头便睡。
  白天折腾得太狠,她几乎是一挨枕头,就睡过去了。
  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。
  立秋又做梦了。
  这回梦见的却不是红袖招,而是张由。
  梦里张由面目狰狞,凶神恶煞,将她压在身下侮辱了她。
  这还不解恨,张由竟还找来了张二嘎,兄弟两个欺辱了她一整晚,天将亮时,把光着身子的她送到了村里光棍的炕头上,再带着一群乡亲来捉奸。
  六叔公气得要将她沉塘,又是张由站出来,说什么兄妹情深,不舍得伤她性命,也不能将这般水性杨花的她再嫁给顾长安,不如将她远远地送走,等风头过去,再给她寻个好人家嫁了。
  乡亲们都称赞张由仁义,但张由转头就将她关进镇上赁的房子里日夜折磨,折磨够了,才把她卖给红袖招。
  兜兜转转,立秋还是没能逃过身陷红袖招惨死的命运。
  疼痛席卷全身,疼得立秋从梦中挣扎醒来。
  还未缓过神,便听到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。
  立秋一惊,忙穿好衣裳,掂起炕边的矮凳,屏住呼吸立在门边。
  “三娃子,这小贱人把门给闩上了,干脆就把门给踹开,看那小贱人这回往哪儿跑。”
  是刘氏的声音。
  “娘,不妥,大半夜的闹起来,闹得东邻西舍都知道,这事就不好办了,待明日吧,明日我想个法子,定要叫元立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。”
  母子两个轻言轻语说了几句话,脚步声便渐渐消失了。
  门内的立秋吓出一身冷汗。
  今夜若是没闩门,叫张由闯进来,她的下场定然如同梦中一样凄惨。
  等等……梦中……
  立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  又是噩梦在预警!
  难道老天爷可怜她,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做噩梦这种方式来提醒她会遇到的厄运吗?
  立秋定定心神,既如此,那她就决不能辜负老天爷的恩情。
  第二日一早,天刚放亮,立秋便背着篓子出门去。
  今日是她和货郎约好交货的日子,等这一批货交完,她就不编这些玩意儿了。
  “元立秋,你去哪儿!”
  于翠花提着扫帚追出来:“你都好几天没干活儿了,别以为你要嫁人就能不干活儿,拿着,把院子扫一扫!”
  立秋抬起胳膊将扫帚给挡了出去:“谁闲着谁扫,我要去打猪草,我看大嫂你闲得没事干,这扫院子的活儿就交给大嫂了。”
  “谁说我闲得没事干!我要干的活儿多着呢!”
  这几天立秋的活儿全摊在她身上,她每日家里家外地忙活,还捞不着半分好处,一想起这个,于翠花就打从心眼里委屈,越看立秋,便越不顺眼。
  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啥去!成天背着个背篓满山转悠,随便薅点猪草,就躲懒去,说什么打猪草,我看,你是找野男人去了!”
  立秋扬了扬眉:“大嫂真是闲得慌,有这闲工夫,你还是先管管自家男人吧。”
  张大郎早就跟隔壁王家庄的赵寡妇好上了,全家就于翠花这个大傻子不知道。
  “我家男人咋啦!”于翠花得意地挺起胸脯,“我家男人起早贪黑地干活儿挣钱,可比顾赖子强多了,元立秋,我劝你一会儿打猪草的时候再找个比顾赖子强的野男人,可别到时候吃不饱饭,再跑回来要饭吃。”
  立秋郑重地点点头:“大嫂说得对,我是得赶紧去找我家男人了,我可不像大嫂,心胸这么宽广,自家男人都爬到别人炕上了,还跟没事人似的。”
  于翠花愣了愣,才大嚷起来:“元立秋,你说啥!你给我说清楚了!今儿个不说清楚不许走!”
  正赶上刘氏出来倒水,立秋忙招呼刘氏:“娘,我要去打猪草,大嫂不让我去,还说要把娘的猪崽都给饿死!”
  刘氏可宝贝那些小猪崽了,一听于翠花咒她的小猪崽死,也不听于翠花解释,就夺过扫帚,冲着于翠花劈头盖脸地打下去,打得于翠花满院子蹦跶。
  立秋心情大好,出去的时候顺手把院子门给带上了。
  就让这婆媳俩先好好打一场,大清早活动活动筋骨,还能延年益寿。
  张二嘎家就在这条街的拐角处,去岁张老蔫夫妻俩掏了一笔钱,给张二嘎修了一座大房子,这也是于翠花总觉得老两口偏心的缘故之一。
  立秋经过二嘎家,陈云芳正抓着一张肉饼坐在门槛上,一边吃,一边和牛婶子几个人闲聊。
  “立秋!”她扯着嘴角挤出一丝笑,冲着老宅子那边努努嘴,“大嫂又和娘吵起来了?是不是你这小蹄子惹出来的事?”
  立秋蹙眉。
  陈云芳这个人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明明知道于翠花为啥总跟刘氏闹,却揣着明白装糊涂,现在可好,直接把这口黑锅扣在她头上。
  她反正是和张家这些人撕破脸面了,才不会忍气吞声背黑锅呢。
  “二嫂别装相了,大嫂为啥闹,你难道不知道?大哥大嫂每日吭哧吭哧地干活挣钱,赚来的钱全交给娘,凭啥二哥赚来的钱只用交一半?你这房子怎么来的,你心里没个数?我劝二嫂别太贪心,兔子急了还咬人,真把大嫂逼急了,小心大嫂拿刀砍你。”
  “元立秋,你少胡说,”陈云芳脸色发白,“爹娘给我们盖房子,那是因为我给老张家生了个带把儿的!谁让她于翠花肚子不争气,自己生不出小子没钱花,还怪我咯?”
  “对对对,”立秋忙点头,“你生了个带把儿的你有功,可你再有功劳能比得过三哥?三哥可是老张家头一个秀才,老张家的银钱宅地都是要给三哥的,大哥二哥干活赚来的那些银子,都要花在三哥身上,你要是不信,你现在就去跟娘要宅地闹分家,你看爹娘答应不。”
  陈云芳猛地站起来:“去就去!我还不信了,爹娘能这么偏心眼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