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 今夜莫离去

  眼瞅着陈云芳扶着大肚子去找刘氏闹腾,立秋回过身来抿着嘴笑。
  张由母子想让她不好过,那她就先叫张家闹翻天。
  张由不是最要脸面么?这回两个嫂嫂为了钱闹起来,看张由怎么维持那张脸。
  她脚步轻快,哼着小调往后山走,远远瞧见张由和张二嘎,慌张之下找不到地方躲,只好推开旁边的院子门藏了进去。
  “老三,你早该开窍了。”
  张二嘎像是吃了酒,大着舌头,说话不大清楚:“那小娘们儿越长越骚,放在你屋里好几年,你也忍得住,要是换了哥哥我,早就把这事给办成了。”
  张由敷衍地笑了几声:“我知道二哥馋她,这不,有这样的好事,便第一个来寻二哥了。”
  躲在门后的立秋只觉得内心一阵悲凉。
  若不是因为噩梦预警,她竟从未看清楚张由这个人。
  她恨,恨自己从前眼瞎,恨老天不公,更恨那些童试的主考官们!
  天下人才千千万,那些主考官怎么偏偏就让张由这般无耻之徒考上秀才?
  张家兄弟俩又嬉笑着说了些什么,立秋浑浑噩噩得竟然没听清楚,等脚步声远了,她才靠着门扉长叹一声。
  一切都按照梦里预示的那样发展了。
  要么,就得想个法子破局,要么,今夜就得保持警醒。
  刚要出去,外头又响起一阵嘻嘻哈哈说笑声,仔细一听,竟是朝着这间院子而来。
  这下子可糟了。
  一会儿主人家回来,她要怎么跟人家解释。
  回身一瞧,立秋便有些愣怔。
  眼前几间青砖大瓦房,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。
  还没等她认出来,院门就被一把推开。
  “哎呀,这不是立秋吗?你怎么来了?”
  门外站了一群妇人,都是顾氏一族的大娘婶子们,为首的便是孙大娘。
  “你糊涂了?”顾三婶朝着孙大娘挤眉弄眼,“人家是长安未过门的小媳妇,怎么就不能来自家瞧瞧?”
  立秋恍然,原来她慌张之下躲进了顾长安家。
  孙大娘和顾三婶带头打趣她,立秋一张小脸红彤彤的,跟妇人们打过招呼,急匆匆出了顾家,迎头又撞上顾长安。
  立秋忍不住哀叹,今天是怎么了,怎么总撞上不想看见的人。
  “立秋,”顾长安兴奋得直搓手,“你进去瞧过了吗?我昨儿个请了人,把家里的炕重新盘了一下,原先的灶房塌了半边,我暂时没钱收拾,就在院子里搭了个棚子,垒了一个灶台……”
  他挡着立秋的路,兴冲冲地说着家里的改变,孙大娘等人就在门口瞅着二人笑,笑得立秋脸上越发滚烫。
  “长安哥,我得走了,”她掂了掂背篓,“我还得赶紧去打猪草回家喂老母猪呢。”
  她是得赶紧回张家,回去晚了,就瞧不上婆媳大战这场热闹了。
  顾长安不悦:“你都要出嫁了,该安心待在家里备嫁,怎么张家人还叫你出去干活儿?”
  立秋哭笑不得,顾长安可真是单纯,张家人哪有这样好心?
  莫说她已经和张家人撕破了脸面,就是张家亲闺女秋菊,也不敢说成天不干活儿在家备嫁的话。
  “庄户人家有不少活儿要干,家里不能养闲人,更何况,我是二嫁,二嫁还备什么嫁。”
  “二嫁怎么了?”
  顾长安捉住立秋的背篓,不让她走:“你先前是被张家买来的童养媳,在他家成天干活儿,跟个老妈子似的,根本就不算嫁人,这回跟我顾长安过日子,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,怎么就不能好好备个嫁?”
  “再说了,你算是二嫁,那我还是头婚呢,”顾长安挠挠头,有些不大好意思看立秋,“我这辈子就成这么一次亲,难道我就不能把这亲事办得热热闹闹的?”
  立秋哭笑不得,故意拿话逗他:“你怎么知道你这辈子就成一次婚?要是以后你做了大将军,说不定还得把我这个糟糠妻给休了,另娶美娇娘,再往家里纳十七八个美妾呢。”
  “胡说!”
  顾长安忽然拉下脸,气呼呼地瞪着立秋:“我顾长安可不是那种人!我既然说要娶你,那这辈子就你一个婆娘,别说我做了将军,我就是做了皇上,我也只有你一个!”
  “长安你的口气可不小啊!”
  孙大娘等人嘻嘻哈哈地打趣顾长安。
  “刚要娶秀才娘子,就想着当皇帝,长安,你将来要真的当了皇帝,可得给大娘多赏几亩地。”
  顾长安随口应下:“成!大娘等着吧,我保准送你五六十亩地,再给你买两个丫头伺候着。”
  山沟沟里天高皇帝远,乡亲们说话可没什么忌讳。
  在他们眼里,皇帝还不如老君庙里的黄大仙,最起码,黄大仙一年到头都坐在泥塑台上,皇帝却不知道在何处呢。
  立秋在梦里见过一次皇帝。
  那是一个被酒色泡涨了的男人,双眼无神地窝在龙椅中,哪怕大旗官兵在他眼皮子底下侮辱他的嫔妃,他也无动于衷。
  跟眼前的顾长安没法比。
  “立秋,”顾长安把背篓扯了下来,“你明儿个跟我去一趟城里,我有事要你帮忙。”
  他神色很不自在,一双眼都不敢看立秋。
  看样子大概是遇到了什么难事。
  兴许是银钱上不凑手?
  立秋抿唇:“好,明日清早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  “不用你过来,我跟三婶借了车,我去张家接你。”
  他说着便背着背篓往山上走:“你回去吧,我帮你打猪草去,一会儿我去找张三好好说道说道,哪有待嫁的大姑娘还要继续干活儿的。”
  立秋忙跟上去:“长安哥,我自己来就行,你有事就先忙去。”
  她可不是真的要去打猪草。
  反正她都要离开张家了,家里的老母猪和小猪崽会不会饿死关她什么事。
  一会儿随便薅点草装装样子就行,她得赶紧去山上找货郎,别叫人家等急了。
  偏偏顾长安非要跟着她去。
  立秋嫌烦,拧着眉头赶顾长安走:“你就没有别的事情要忙吗?”
  “有,跟着你。”
  “跟着我干嘛?”
  “立秋,”顾长安忽然收起笑容,“今晚不要回张家,就睡在我家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