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捉奸

  刘氏手心躺着一对银耳坠,鸣蝉样式,很别致,只是做工有些粗糙。
  立秋也不在意。
  反正这对耳坠对她来说就是银子而已。
  “谢谢娘。”
  她眉眼弯弯,当着刘氏的面,将银耳坠给戴上了。
  “娘,我帮你按按腰吧,今儿个多按按,明天兴许就能下炕了。”
  立秋的手法是梦里在红袖招学的,刘氏很是受用,按着按着便睡过去了。
  等她睡着了,立秋才悄悄从厢房退出来,到灶房另外下了两碗面,将先前准备好的草药给掺杂进去。
  做好这一切,立秋才去请了陈云芳。
  “二嫂,我今儿个忙了一天,先去睡了,这两碗面是我专门给二哥三哥准备的,等他们两个人回来,二嫂可一定要看着他们吃下去呀。”
  陈云芳狐疑地盯着立秋:“我是个大着肚子的人,我都没说累,你倒是挺会躲懒,你要么自己等他们回来,要么就叫大嫂等,我可等不得。”
  “大嫂可做不来这种事情。”
  立秋将碗往陈云芳跟前推了推:“二嫂心里头打的什么算盘,咱俩都清楚,眼下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今晚趁着爹在王家庄赶不回来,我要给娘和三哥挖个大坑,至于二哥跳不跳,就得看二嫂的了。”
  “你什么意思?元立秋,我可警告你,少闹幺蛾子,我家二嘎要是出点好歹,我跟你没完!”
  立秋挑了挑眉:“二嫂急什么,二哥会不会出事,全在于他自己和二嫂能不能看得住他,眼下,我和二嫂的目的一样,就是叫张由不好过。”
  “你就这么恨老三?”
  “难道我不该恨吗?二嫂应该比我清楚,将我卖去窑子,到底是谁的主意。”
  陈云芳眼神闪躲,讪讪地笑了笑:“是娘说,老三将来读书还要花不少钱,家里哪有这么多钱供老三?老三又要娶新媳妇,留着你不大方便,正好老三在镇上认识人,大家伙就想着先用你换些钱……立秋,你可别怪我。”
  大家伙?
  立秋如坠冰窟,从头到脚都凉透了。
  整个张家,恐怕只有秋菊和几个孩子没参与此事。
  其余人,都在算计她!
  她绝不会放过这些人的。
  只等着她能安身立命,便会抽出手来,把这些算计她的人,一一给算计回去。
  “多谢二嫂提醒,”立秋淡笑,“二嫂也想这辈子都拿捏住三哥吧?今晚就是唯一的机会。”
  夜色阑珊,草虫俱静。
  张由推开家门,身后跟着张二嘎,兄弟两个鬼鬼祟祟地往厢房去。
  “站住。”
  忽如其来一声娇喝,将二人吓了一跳,扭头一瞧,见是陈云芳,张由就干笑了两声:“这么晚了,二嫂怎么在这儿?”
  陈云芳朝着张二嘎撇撇嘴:“我等你二哥呢,你们兄弟二人去哪儿鬼混了?”
  二人一身酒气,熏得陈云芳头疼,她一脸嫌弃地赶着二人去灶房:“还没吃饭吧?立秋给你们下了面条,吃了就赶紧睡去吧。”
  “立秋?”张由望向黑乎乎的厢房,“她人呢?”
  “这么晚了,谁还不睡?也就只有我等着你二哥了,赶紧吃!吃完了我和你二哥也歇着去。”
  张二嘎不大情愿:“云芳,我和老三有点事,一会儿你先睡。”
  “张二嘎,老娘给你脸了是不是?”
  陈云芳一拧眉,张二嘎就发怵,忍不住朝张由使眼色。
  张由才开了个口,陈云芳就拧着张二嘎的耳朵:“赶紧吃完了面跟我回去,老娘今天有一笔账要仔细跟你算算。”
  兄弟二人没法子,只得先吃了面,一个跟着陈云芳回屋,另一个则站在黑漆漆的厢房门前。
  轻轻推开房门,在黑暗里看到炕上的人,张由浑身都在发烧,尤其是小腹处,好似燃着一团火。
  他口干舌燥,方才吃下去的面汤顺着五脏六腑游走,烧得他头脑发昏,脚步虚浮,踉踉跄跄上了炕,一把掀开被子,按着炕上的人就开始撕扯衣裳。
  炕上那人不停地尖叫,她越是挣扎,张由就越兴奋。
  直到屋里唰地亮起来,一盆冷水兜头而降,张由才猛地一个激灵。
  睁眼一瞧,屋里竟然多了三个人!
  张由瞬间就吓得蒙了神,裤子都没提起来,小腹处的那团火早就灭了,化成了一团水,顺着光溜溜的大腿往下淌。
  “老三,你昏了头了!”于翠花站在炕边,手中还端着个木桶,“你真是个畜生都不如的东西,连娘都不放过!乱了人伦,是要遭天打雷劈的!”
  张由一脸茫然地往炕上瞅,见刘氏光着身子直发抖,脑袋轰地一声就炸开了。
  “娘,怎么是你?”
  “不是娘,还能是谁?”陈云芳挺着大肚子,倚着门框站着,“老三呀老三,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,你那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?”
  张由咬着牙,脸色阴沉,恶狠狠地瞪着站在最外头的立秋:“为何炕上躺着的人是娘,你呢!你去哪儿了!”
  立秋冷笑:“三哥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可是三哥亲口认下的妹子,难道今日换了是我躺在炕上,三哥也要推门而入,做这畜生行径么?”
  “呸!老三,你就是个混不吝!再怎么想女人,也不能扒光自己的老娘!”
  于翠花嗓门大,说起话来不中听。
  她就站在炕前,却任由刘氏光着身子。
  也不知道是不是成心的,她竟然将刘氏的被子都给薅了下来。
  “你看看娘,全身上下光溜溜!要不是我听见她老人家拼命地喊,跑过来泼你一桶井水,你就得把娘糟蹋死!”
  她一边说,一边撕扯着张由敞开的衣裳:“你说,你干没干成!你快说!”
  “啧啧啧,裤子都脱了,还能没干成?”
  陈云芳盯着张由的那处直摇头,满脸嫌弃,还不忘嘱咐立秋:“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可别看这个东西,小心脏了眼睛长针眼。”
  “行了!”
  张由一声怒吼,弯下腰去提裤子,却被于翠花狠狠踢中膝盖窝,“砰”的一声跪在炕前。
  “吼什么吼!老实跪着,不然,我就出去叫街坊邻居看看你这个不要脸的畜生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