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夜审张由

  一句话点醒张由。
  他恍然大悟,盯着几人呵呵冷笑:“是你们!是你们联起手来坑我!”
  “谁坑你了!”于翠花狠狠啐了他一口,“是我们用刀架着你,逼着你钻娘的被窝吗?你自己想干这种乱人伦的事,可别往我们身上泼脏水。”
  “是二哥!”
  张由双眼血红,蜷缩在地上,护住那处,恶狠狠地瞪着陈云芳:“是二哥告诉你们的,是不是!”
  “放屁!你自己不争气,关你二哥什么事!”
  陈云芳急了,上前来狠狠地打了张由两巴掌:“你可别昏了头!你二哥被你灌了一肚子的酒,回房就睡了,刚刚娘喊那么大声,我怎么晃他,他都不醒,你要是不信,现在自己去看。”
  张由咬着牙不做声。
  张二嘎今日的确吃了很多酒。
  他清早去找张二嘎,跟张二嘎说了自己的计策,张二嘎当时就缠着他,要去镇上吃酒,说是助助兴。
  刚到镇上便下大雨,二人从晌午吃到夜里。
  细细一思量,张二嘎那点酒量的确不行,也怪他,没有管得住张二嘎。
  难道真是巧合?
  张由目光深沉,越过陈云芳,落在了立秋身上。
  立秋坦坦荡荡,迎着他的目光瞪了回去。
  刘氏还在炕上抽噎着,完全没有平日为人婆母的风光。
  张由渐渐地熄了怒气。
  “两位嫂嫂,今日是我的错,是我吃了酒,一时昏了头,以为炕上的人是立秋……”
  “呸!”立秋挤开陈云芳,照着张由的脸啐了一口,“是我,你就能当个畜生了?三哥,听听你说的话,我马上就要嫁人了,你这就是存心想污我清白!亏你平日里像个君子,原来全是装的!”
  事到如今,张由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。
  他挤出两行泪,哭着认错。
  “立秋,你说得对,我就是个畜生!是我对不住你!”
  立秋连连冷笑,这句话还像是个人话。
  “可我实在是太舍不得你了!你七八岁就到了我们家,我比你年长几岁,咱们一处吃饭一处睡觉,一块儿厮混着长了这么大,原以为这辈子咱俩能白头到老,谁知天不遂人愿,你我的缘分就这么被硬生生拆散了!”
  “一想到你要嫁给顾长安这个赖子,跟着他吃苦受累,说不定还会成天挨打,我这心里就好痛啊!立秋,我真的舍不得你嫁过去受穷!所以……所以我想着,我想着和你说说心里话,说不定你愿意做我的妾室呢?”
  立秋恶心得差点将今日吃下去的好饭菜全给吐出来。
  说说心里话能说到炕头上去?
  还做妾室,把她卖了做窑姐儿还差不多!
  “三哥,你快别说这样叫人恶心的话了,你要真舍不得我受穷吃苦,那就多给我些嫁妆啊,可别只给我一床被子,那一床被子能顶什么用?是当吃还是当喝?娘给秋菊做的被子用的也不是什么好料子,拿到当铺去,还当不出几个大钱呢!”
  张由被戳穿心思,微微有些恼怒,抓着炕头想爬起来,被于翠花又是一脚给踹了下去。
  “娘没叫你起来,你就老老实实跪着!”
  张由敢怒不敢言,低声下气地叫了一声娘。
  他方才的确是昏了头,黑灯瞎火地也没看清楚人,可不至于连自己亲娘的叫声都听不出来。
  难道是因为今天吃多了酒的缘故?
  也不知事情到底成没成,若是成了……想到刘氏那模样,张由浑身都冒鸡皮疙瘩。
  刘氏比张由好不到哪儿去,一声“娘”叫她差点吓破胆。
  今日这事如果叫张老蔫知道了,肯定得要了她的命!
  她得把这事捂得死死的,为了她的小命和三娃子的名声,可千万不能传出去。
  “翠花,云芳,你俩是做嫂嫂的,咋能对自己个的小叔子这么狠?虽说是六月天,可大半夜的给他浇一桶井水,再叫他光着身子跪在地上,冻坏了可怎么好?三娃子,快起来,把衣裳穿上。”
  张由如同得了圣旨,赶紧爬起来,双腿却因为跪得太久麻了,一下子没能站起来,又跪了下去。
  这可把刘氏心疼坏了,她忙喊立秋:“你这小贱人还不把三娃子扶起来!怎么伺候男人的!”
  立秋摇了摇头,那对银耳坠随之轻轻晃动:“我还真不会伺候男人,我看娘就挺会伺候的,要不然,怎么能将亲儿子伺候到自己炕上呢?”
  刘氏老脸通红,又叫于翠花和陈云芳:“快把三娃子扶起来。”
  陈云芳扶着肚子坐在了炕上:“娘,我肚子里还揣着你孙子呢,可弯不下这个腰。”
  于翠花对张由的嫌弃都写在了脸上:“娘,您老不要脸,我可还要脸,他是我小叔子,我一个做嫂嫂的,怎么好去扶光着身子的小叔子?”
  刘氏支使不动三个人,自己爬起来去扶张由。
  可她全身光溜溜的,一站起来自己都臊得慌,就想去捡自己的衣服。
  于翠花一脚将衣服给踹飞了。
  “你这是干啥!”
  于翠花平日里受够了刘氏的气,能有眼前的机会,自然是要把这些气都给还回来。
  “我不干啥,我就是想等着爹回来,跟爹说说娘和老三干的好事!”
  刘氏一张脸都气得发紫了:“于翠花!都是自家人,你咋这么狠心?事情闹大了,对你有啥好处?”
  “没好处,也没坏处,”于翠花洋洋得意地抱着胳膊,“对娘来说就不一定了,爹的脾气,娘最清楚,等天亮爹回来了,我就等着看娘有什么下场。”
  刘氏脸一白,彻底瘫在了炕上。
  张由见状便叹了口气,扶着炕刚站起来,又被于翠花一脚踹下去。
  “大嫂,二嫂,你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
  陈云芳没说话,笑意盈盈地看着于翠花。
  于翠花自恃身为大嫂,就清了清嗓子。
  “老三,你今天做的事不地道,按理说,我们应该把你和娘绑起来交给族长处置,可谁叫咱们是一家人呢?我也怪不忍心的,但要是帮你们瞒着这件事,将来爹知道了,怕不是要把我们给打死。”
  “所以你看,你是不是得给我们一点好处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