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签字画押

  立秋低头暗笑。
  于翠花可真是个棒槌。
  今日的坏人全叫于翠花一个人做了,陈云芳就躲在后头敲敲边鼓。
  看把于翠花得意的,还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呢。
  殊不知张由心胸狭隘,睚眦必报,以后有于翠花好受的。
  至于她自己,她倒是不担心,反正就算张由不来报复她,她也要算计张由。
  “原来两位嫂嫂别有用意。”
  得知于翠花和陈云芳有所求,张由反倒不那么慌张了。
  “说吧,两位嫂嫂要什么好处?要钱,我张由现在身上钱不多,但等我成了亲,这钱自会给嫂嫂们,要名,我张由好歹是咱们族里第一个秀才,嫂嫂们出去面上也有光,以后侄子侄女读书成婚,借着我的名头也能顺利一些。”
  于翠花兴奋得两眼直冒光:“那敢情好,我替大妮二妮多谢你了,不过大妮二妮还小,说亲早着呢,三弟,嫂嫂也不要你的钱,你媳妇嫁过来不容易,你要是从你媳妇那儿掏钱给嫂嫂,她生气了休了你咋整?”
  张由脸都黑了:“嫂嫂放心,我娶黄氏为妻,自然是只有我休她的份儿。”
  立秋都快笑死了。
  黄姑娘休了张由?这岂不是将张由当成了上门女婿?
  于翠花还真敢说,怪不得张由会黑脸呢。
  “哎呀,不管你们谁休了谁,那都是你们两口子的事,我就几件事要跟你说清楚,一,你以后读书花钱别再找爹娘要了,你都娶了地主家的姑娘,再跟爹娘要钱不合适。”
  “二,你以后肯定还会有大出息,家里的这点田地宅子,你一定瞧不上,就别跟我们争了。”
  张由一愣:“嫂嫂的意思是,现在要分家?”
  “对对对!”刘氏抢着道,“三娃子呀,于翠花和陈云芳今儿个在家里闹了一天要分家!要不然,你爹也不会气得去找你大哥,娘也不会摔了一跤躺在炕上动不得,立秋那小贱人就更不会睡到别的屋去……”
  提起这个,刘氏就恨得牙根痒痒:“元立秋,你不是说要伺候我吗?你咋一个人跑了?”
  立秋很是无辜地眨眨眼:“娘,你看你,又污蔑我,我没伺候你吗?我喂了你吃饭,还伺候你洗脸洗脚,给你按腰,你都舒服得睡过去了,家里一堆活儿等着我干,我趁你睡着了赶紧干,免得你醒过来骂我。”
  “本来想继续进屋伺候你,但又怕扰了您老人家的清梦,这才去了秋菊的屋里睡,三哥要爬你的炕,那也不能怪我呀,再说了,你的嗓门大得能把屋顶的瓦块给掀了,喊那么大声,三哥都没停,说不定三哥就好您这一口呢。”
  张由:……
  “行了行了!”他脸色更黑了,“元立秋,你别说这个了!”
  他一个玉树临风的俊俏书生,怎么会喜欢一个浑身脏污粗俗不堪的乡下老婆子!
  更何况,这个老婆子还是他亲娘!
  “大嫂二嫂的意思我明白了,就是想分家,是不是?可爹娘尚在,你们现在就闹腾着分家,那就是不孝!就算是我同意,族长也不会同意。”
  “老三,你弄错了,不是现在要分家,是要你给一个保证。”
  于翠花蹲在地上,殷切地盯着张由的眼睛看:“就是你把你今日的保证写下来,说等爹娘都去了,你不跟我们两房争家产,房子留给我们大房,田地我们两房一人一半……”
  “咳咳咳……”
  陈云芳赶紧咳嗽几声,打断了于翠花。
  于翠花很不满意,瞪了陈云芳一眼:“干啥?咱俩可都说好了,房子归我们大房……”
  “大嫂!”陈云芳急得差点从炕上蹦下来,“先别说这个,先叫三弟写保证。”
  于翠花“哦哦”了两声,怼了张由一拳头:“赶紧写!立秋,快拿纸笔来!”
  张由根本就看不上家里这点东西。
  他以后定然会有大出息,几间房子几亩地,算个什么玩意儿!
  立秋一拿来纸笔,他立刻唰唰唰地写好了。
  陈云芳不放心,笑呵呵地道:“老三,今天这个事情,也不是嫂嫂们逼你,实在是你做得不像话,大嫂也想帮你瞒着爹,可又怕爹知道了打人,所以才叫你写个保证,咱们大家彼此都安心。”
  张由神情倨傲,点点头算是回应,伸手冲着于翠花要衣裳。
  “等等。”
  “二嫂还有什么事?”
  陈云芳讪讪笑着:“老三,你将来是一定会做大官的,到时候,可别忘了提拔提拔你二哥和两个侄儿,俗话说,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你二哥和两个侄儿好了,你在官场上也好有个帮手,是不是?”
  于翠花有样学样,赶紧附和:“还有你大哥!还有你两个侄女儿!老三,你可别忘了帮你两个侄女儿说门好亲事,到时候再拉拔拉拔你两个侄女婿!”
  张由冷哼一声,算是应承。
  于翠花这才将张由的衣裳还给他。
  陈云芳趁机把那张纸拿到手,递给立秋:“立秋,你识字,你瞧瞧上面写的对不对?”
  这句话好似往湖面上扔了一块石头,把张由一颗心震得晃晃悠悠的。
  “元立秋,你、你认识字?”
  立秋甜甜一笑:“拜三哥所赐,从前我伺候三哥读书,跟着你学了些字,会读会写,不成问题。”
  “这不可能……这绝对不可能!”
  他十年寒窗苦读,才考上了秀才,立秋一个村姑,只是在旁伺候笔墨,就能识字?
  他不相信!
  立秋没搭理他,仔仔细细将手上的纸看了一眼,便点点头。
  “三哥照着这张纸再誊写两份,娘和大嫂二嫂各一份。”
  立秋想得很周到,于翠花和陈云芳都很满意。
  张由仍处在对立秋识字这件事的不可置信中。
  他晕乎乎地誊写了两份,又按照立秋所言签字画押。
  立秋检查无误,便执笔在张由的名字后头写了于翠花等三个人的名字,又让于翠花等人在各自的名字上按手印,同时写了自己的名字做见证人,这才将三张纸依次交给她们三人各自保管。
  回头一瞧,张由的嘴巴都快闭不上了。
  “三哥,你别急,我这里还有一份东西,得叫你看看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