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突生变故

  立秋将那张嫁妆单子拿出来,为防张由抢过去,就只肯拿在自己手里,叫张由看。
  张由快速扫了一眼,嘴巴张得更大了。
  “这、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我怎么不知道?”
  立秋努努嘴:“就今天啊,娘亲口答应我的,还在上头按了手印呢,不信,你问娘。”
  刘氏到如今还是光溜溜的,根本就不敢动。
  她的腰本来摔了一跤动不了,被立秋伺候得好多了,想伸手去拿被子,于翠花瞪她一眼,她就将手缩回来,窝在墙角瑟缩着,十分可怜。
  “娘,这上头的东西是你承诺要给立秋的吗?”
  刘氏眼神闪躲:“我……我那就是随口说说,是这小贱人逼着我按了手印!三娃子啊,你也看到了,这小贱人真的会写字,她现在身价可不一般,你把她白白送给顾赖子,那咱家就吃大亏了。”
  此话一出,屋里一下子安静了。
  不仅仅是张由,就连于翠花和陈云芳,看着立秋的眼神都不一样了。
  “娘说得对,”张由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眼神炽热疯狂又贪婪,“大嫂二嫂,你们知道这种会读书写字,生得娇媚好看,又是个雏儿的姑娘,市面上卖多少银子吗?”
  于翠花更加兴奋,一个劲儿地催张由:“老三,你快说,能卖多少钱?”
  张由伸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下:“卖给老鸨子,五十两,可要是能找到识货的过路客商,就能卖个更高的价,打底八十两!”
  屋子里登时响起一片吸气声。
  “立秋,想不到你这么值钱。”
  陈云芳慢慢从炕上下来,绕到立秋身后,用大肚子提前堵住了门。
  “我是过来人,听我一句劝,嫁给顾赖子不是什么好事,不如就在家多住一段时间,等着老三找到客商,你跟着客商去享福,到时候你肚子争气,给客商生个一儿半女,这辈子就是穿金戴银的姨奶奶,不比跟着顾赖子强多了!”
  见陈云芳动了,张由和于翠花也慢慢朝着立秋围拢过来。
  立秋一步一步往后退,直退到陈云芳跟前才站住脚。
  “二嫂是过来人?这么说,二嫂也是被娘家人卖到窑子里当窑姐儿或者卖给过路客商做了小妾?那敢问二嫂接了多少客人,给客商生了多少儿女,才被人家嫌弃,又赶回来嫁给张二嘎了?”
  “噗嗤”一声,于翠花率先憋不住,笑得嘎嘎的:“立秋,以前咋没发现,你这张嘴这么厉害呢?”
  立秋凉凉地看了她一眼:“大嫂要是想见识见识,那就学学二嫂,我不介意跟大嫂也好好说道说道。”
  于翠花摆摆手,幸灾乐祸地笑:“我嘴笨,学不来,你别攀扯我,我就想要钱。”
  “要钱?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立秋嘲讽地笑了两声,“就你这个脑子,还不如家里养的老母猪强!”
  “你!元立秋,我撕了你这张嘴!”
  立秋生得娇小,身子灵活,在于翠花扑过来的时候,就低头弯腰,从陈云芳的胳膊下头钻过去,反手一推,拿陈云芳做了盾牌。
  于翠花的力气不小,陈云芳结结实实摔了个大屁墩。
  得亏陈云芳这一胎结实,不然搞不好这孩子就保不住了。
  屋里人仰马翻,立秋趁机逃到院子里,张口大喊:“快来人啊!”
  几乎是她才喊出来,隔壁孙大娘家就有了动静。
  孙大娘跟戏文里唱的一样,好像会点什么功夫似的,一瞬间就趴在了墙头上:“立秋,出啥事了?你别怕,你顾大伯和你黑虎哥已经过去了。”
  话还没说完,张家的院子门就被擂得震天响:“开门开门!咋回事!”
  衣衫不整的张由刚追出来,看到墙头上的孙大娘,又缩了回去。
  孙大娘眼尖,早就看见他了:“哎呀,这不是张秀才吗?你家里出啥事了?是不是走水了?赶紧穿好衣裳出来吧。”
  张由躲在门内,故作镇定道:“大娘,没事的……”
  “大娘,是我娘出了事,”立秋一边说,一边作势要去开院门,“我娘她半夜被人……”
  “立秋!”
  张由顾不得仪容,冲出去抓住了立秋的胳膊,低声警告她:“你要是敢说出去,我就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  立秋朝他勾唇一笑:“三哥,现在是你求着我的时候,你用威胁我这个招数,可不大聪明。”
  张由气得想杀人,可孙大娘就趴在墙头上,顾大伯和顾黑虎又在砰砰砰砸门。
  再拖下去,半个村子的人都要来看热闹,就算他一会儿和于翠花陈云芳联起手来,说立秋颠倒黑白,卖立秋的计划也得泡汤。
  为今之计,只能先稳住立秋,待以后再徐徐图之。
  “立秋,你到底要什么?”
  立秋抿唇:“我不贪心,那张嫁妆单子上的东西,你照样给我就行,做到了这一点,今晚之事,我就帮你遮掩。”
  张由看过那张单子,单子上的东西很多,全部置办齐整,少说也得三十两银子,不用家里出,他自己就能拿得出来。
  加上将立秋白送给顾长安,那晚自己的钱袋子还被顾长安抢去,里头还有十几两银子呢。
  前前后后加起来,五十几两银子就没了,他心里实在疼得慌。
  稍稍一犹豫,立秋就扬声朝着孙大娘笑:“大娘,三哥可大方了,逼着让我娘给我列了个嫁妆单子,我正愁着找不到见证人呢,正好顾大伯和黑虎哥来了,他俩都识字,我去开门,求大伯和黑虎哥给我做个见证人。”
  孙大娘笑盈盈地点头:“啥求不求的,都是自家人,家里有红泥不?我叫你嫂子拿过去。”
  顾黑虎的媳妇在墙那边极其欢快地应了一声:“娘,我去那边瞅瞅。”
  一副要来看戏的架势。
  把张由气得够呛,他恶狠狠地瞪着立秋,手上加了劲儿,攥得立秋手腕生疼:“元立秋,一会儿管好你的嘴!”
  立秋勾唇,这一笑叫张由丢了三分魂。
  他娘的,这小蹄子怎么忽然这么勾人了。
  张由不由自主就松了手,眼睁睁看着立秋去开了门。
  “你怎么来了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