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互相算计

  自第一次做噩梦到现在的小半年来,立秋留心打听过,张大郎在王家庄干活时候勾搭上的那个王寡妇,不是盏省油的灯。
  王寡妇真要进了张家的门,就有的陈云芳受了。
  不过这都跟立秋没关系,她现在就想着从张家捞一笔就走。
  搞定陈云芳,立秋便优哉游哉地来厅堂给顾大伯等人上茶。
  “立秋,你先把那张嫁妆单子拿出来,”顾大伯率先提起嫁妆单子的事情,“我听长安说,天一亮,他就带着你去城里买东西,趁现在赶紧把这嫁妆的事情作准了,也好叫长安回去多睡一会儿。”
  立秋瞟了顾长安一眼。
  没想到顾长安还挺会说谎。
  在她跟前说是有为难的事,跑到顾大伯一家人跟前,又说要带她去买东西。
  果然不能相信男人的嘴。
  她没戳穿顾长安的话,顺从地拿出那张嫁妆单子。
  顾大伯一瞧,就直呼刘氏大方:“平常没看出来,二嘎娘还给立秋准备了这么多好东西呢,长安,你来看看,过几日下聘礼,你可不能小气了,总得备下一份能配得上这些嫁妆的聘礼才好。”
  顾长安挠挠头笑笑:“大伯放心,我肯定不让立秋受委屈。”
  自从立秋进屋,顾长安的眼睛就没从立秋身上离开过,看得立秋怪不自在的。
  立秋可没把顾长安的话当真。
  顾长安当日能顶着压力,承诺将她从张家这个火坑里拉出来,她就已经很感激了。
  至于亲事体面与否,聘礼是不是讲究,她都不在意。
  反正她也没打算和顾长安长久过日子。
  顾大伯从头到尾看完了嫁妆单子,便准备在单子上签字按手印。
  他为人谨慎,抖了抖手上的纸,问立秋:“这单子按理说应该一式三份,你手上一份,到时候跟着你嫁到顾家去,张家手里一份,还有一份是要交到族里的,这怎么只有一份?”
  张由忍不住冷笑:“这嫁妆单子是假的,自然只有一份。”
  顾大伯挑眉:“假的?张秀才,这可开不得玩笑,这单子上可有你娘的名字和手印呢。”
  “我娘不识字!”张由大怒,额角都冒出了青筋,很是狰狞,“元立秋哄着我娘在这张纸上按了手印,这嫁妆单子根本就不作数!”
  “谁说不作数了?”陈云芳笑吟吟地走进来,“老三,你今儿个不在家,是娘亲口说给我们听,要给立秋些什么东西,还怕自己忘了,叫立秋一样一样地记下来,大嫂,是不是呀?”
  于翠花跟在她身后,脸色特别难看,闻言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。
  陈云芳戳了她一下,她才点点头:“娘的确是这么说的,不过,娘还说了,家里的银钱不能动,立秋的嫁妆,得老三你自己掏钱出。”
  陈云芳立马回头看于翠花,表情十分讶异。
  很显然,这个叫张由自己掏钱出嫁妆的主意是于翠花一个人想的,陈云芳也不知道。
  不过,她对于翠花这个大胆的想法很满意:“老三,娘的确是这么说的,不信,你现在跟我们去厢房问问娘,立秋,你也来。”
  有顾大伯等人在,立秋就不怕张由等人联合起来对付她了。
  她跟着陈云芳进屋,赫然发现刘氏竟然还光着身子。
  “怎么回事!”
  张由眼神几乎要杀人:“大嫂,我不是叫你给娘穿好衣裳吗!”
  于翠花撇撇嘴:“娘的衣裳都被你撕破了,还咋穿啊。”
  张由无奈地闭上眼,抡起拳头狠狠地捶着炕头:“你不会再去找啊!还有,这地上不是有被子?为啥不给娘盖上?你……你就是成心的!”
  “儿啊……”
  不知是今晚被吓的,还是另有隐情,反正刘氏现在是彻底动不得了。
  她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,看着颇为可怜:“于翠花这个贱人,她是故意折腾我啊!你快些去把你大哥找回来,叫他休了这个贱人!”
  “好呀,叫老三去王寡妇家里把你儿子和你男人都找回来!”
  于翠花一嗓子吼得窗户棱子都在动。
  立秋瞟了陈云芳一眼,看来陈云芳把王寡妇的事情告诉了于翠花。
  不知陈云芳许诺了于翠花什么,竟然叫于翠花心甘情愿又和她站在了一条线上。
  今夜这个最大恶人,注定要叫于翠花来当了。
  “大嫂,你瞎嚷嚷什么!”
  张由怕顾大伯等人听见,声音压得极低:“什么王寡妇李寡妇的,跟现在的事情都没关系!”
  他瞪着立秋,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你们怎么忽然帮着元立秋了?咱们不是说好了吗?”
  于翠花和陈云芳对望一眼,到底还是于翠花傻,忍不住摆大嫂的谱,抢在陈云芳之前开口:“老三,那单子上的东西,的确是娘亲口答应,要给立秋的,这说假话是要遭天打雷劈的,我可不想被雷劈。”
  张由深吸一口气,尽量避免看到炕上灰不溜丢的一团肉:“娘,你真的说要给立秋这些东西?你先前不是只肯给立秋一床被子吗?怎么忽然就松口要给立秋这么多嫁妆了呢?”
  “我、我就是随口说的,谁知道这小贱人还当真了,再说了,先前是我出嫁妆,那一床被子就挺多的,刚刚你们在灶房的话我都听见了,现在应该是你出吧?三娃子,娘知道你攒了不少体己,你出这份嫁妆,家里谁都不会多嘴。”
  张由瞪大了双眼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  忽地听见立秋笑:“三哥,被自己亲娘坑的滋味不好受吧?赶紧出去吧,别叫顾大伯等急了,咱们早点把这事给了结了,娘也能早点穿上衣裳,不然,等爹回来了,这可就说不清楚了。”
  “好,好,好。”
  张由大概是气糊涂了,一连说了三个好字,便摔上门出去了。
  “立秋,你等等,”于翠花拉住要出门的立秋,嗫嚅着道,“二弟妹说,你能帮我把你大哥从王寡妇那拉回来,叫那小寡妇再也不敢勾引你大哥,是不是真的?”
  立秋愣了愣,回头一看,陈云芳早就躲出去了。
  呵呵,陈云芳还真是挺会算计,竟然把她给算计进去了。
  “大嫂,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,这个人情,我肯定要还,我的确能帮你把大哥从王寡妇那拉回来,就是不知道,大嫂敢不敢豁出去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