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不肯说实话

  立秋三言两语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于翠花听。
  在立秋看来,这主意很惊世骇俗,常人未必会答应。
  可于翠花并非常人,竟然一口就应承下来。
  怕顾大伯等急了,立秋安抚好于翠花,就忙去了厅堂,将那份嫁妆单子拍在张由跟前。
  “三哥,你的字写得好,你照着这张单子誊写两份,咱俩一人一份,剩下一份给两位嫂嫂,明日请两位嫂嫂交到六叔公那里去。”
  只要不动用公中的钱,于翠花和陈云芳都很乐意促成此事。
  再加上两人都对立秋有所求,竟一个劲儿地催促张由快写。
  张由已经认命了。
  天快亮了,老娘还光着身子瘫在炕上,老爹一会儿就回来,两个嫂嫂都帮着元立秋那个贱人,而元立秋还找了帮手来!
  看到顾长安,张由就想起那天晚上刚出相好小白莲的门,就被顾长安堵在巷子里,拿李谦的名头威胁他。
  元立秋这个贱人,偏偏要嫁给威胁他的顾赖子。
  说这二人从前没有勾勾搭搭,张由死也不相信。
  且等着他今年秋闱中举,就先回来收拾这对狗男女。
  他很快就誊写好两张嫁妆单子,如同写那张保证书一般,签名画押,将其中两张丢给立秋:“拿去吧,以后嫁了人,可要念着我的好,毕竟若没有我出钱,你上哪儿弄这些嫁妆。”
  立秋美滋滋地笑道:“我自然要念着三哥的好,若不是三哥,我就得被一床被子给打发了,明日我就在村里四处宣扬,就说三哥给了我多少嫁妆,三哥,你看这样可好?”
  张由恨不得将立秋的脑袋拧下来,好个头!
  元立秋就是故意的!
  她要是真的在村里宣扬一遍,人人都知道立秋这小贱人能拿多少嫁妆,到时候他再反悔就晚了。
  “好了好了,”张由烦躁地摆摆手,“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,没必要大肆宣扬,省得叫人背后骂你轻狂。”
  立秋见好就收,她高高兴兴地送顾大伯等人出门,把袖子里的嫁妆单子塞到了顾大伯手中:“大伯,这东西在我这里不安全,你先帮我拿着,等我成亲后,你再还我。”
  顾大伯瞅着一旁顾长安眼巴巴的样子,就笑着打趣二人:“你咋不给长安?你们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,这东西给长安更合适。”
  立秋摇头:“长安哥这几日不是在收拾屋子吗?我怕家里乱糟糟的,到时候再丢了。”
  她现在还没法完全相信顾长安。
  倒不是信不过顾长安的人品,比起张由,顾长安最起码不会将她给卖了。
  她是信不过顾长安的性子。
  这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个过日子仔细的,说不定拿到这张纸会随手一塞,再也找不到了。
  如此重要的东西,还是交给仔细人保管比较稳妥。
  余光一扫,看到顾长安一直可怜兮兮地盯着她,立秋叹了口气,不顾羞涩,将顾长安给拉到一边。
  “长安哥,你今晚是不是故意睡在顾大伯家的?”
  立秋早就怀疑这件事不简单。
  怎么就那么巧,她才喊了一嗓子,孙大娘就出现在墙头上,顾大伯父子竟穿得齐齐整整的来砸门。
  这肯定是早就等着了。
  若无顾长安掺和,顾大伯一家子不会专门候着。
  顾长安有心了。
  立秋心口窝暖烘烘的,不等顾长安回话就嘱咐他:“我早说过,我自己能行,你一大早就要赶车带我去城里,却守在这里半宿不睡觉,天亮了必定没精神,若是事情不要紧,咱们后日再去吧,你先歇息一日养养精神再说。”
  “后日再去就晚了,这事特别要紧,立秋,咱们必须明日一大早就走。”
  立秋眯了眯眼。
  什么要紧的事情,竟然一天都等不得?
  “你跟孙大娘他们说,明日要带我去城里买东西,买东西又不急,什么时候去都行,何必非要明日去?”
  顾长安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:“我买的这样东西要得急……”
  “长安哥,”立秋打断顾长安,“有些事我很早就想跟你说了,我喜欢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,以后咱俩成了亲,无论你是种地也好,出去做工也罢,我不在乎你往家里拿多少钱,但我希望你不要骗我。”
  “任何事情都不要骗我,我平生最恨骗我的人。”
  顾长安本来还嬉皮笑脸的,一看立秋如此严肃,立刻便端正态度,郑重其事地点头:“立秋,你放心,我顾长安这辈子就算是骗我祖宗十八代,也绝对不会骗你。”
  他能娶到立秋这样娇滴滴的小娘子,那是他祖宗十八代保佑,他怎么可能会骗立秋?
  再把立秋给气跑了,他上哪儿找去?
  立秋神色淡淡的:“长安哥,你记住你这句话,我要回去歇着了,就不送你了。”
  院门一关,立秋一张脸就垮了下来。
  她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顾长安竟然还不肯跟她说实话。
  又不是家里死了人赶着去买棺材,他要买什么东西这么急!
  不过这几日没做跟顾长安有关的噩梦,想来顾长安不会坑她,天一亮,她就跟顾长安走一遭,她倒要看看,顾长安究竟要买什么东西。
  回到秋菊的房中,于翠花和陈云芳竟然都在等她。
  妯娌两个联手逼着张由写下保证书,又为了立秋的事情得罪了张由,二人明白,她们从此以后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因此关系竟然比从前好了许多。
  立秋进屋的时候,陈云芳甚至还在安慰于翠花,没必要因为一个寡妇生气。
  “立秋,你可回来了。”
  陈云芳率先发问:“你看你二哥什么时候能醒?”
  “不急,二嫂天一亮,去接一碗童子尿,喂二哥喝下就行,记住了,这童子尿要连喝半个月,一天都不能断。”
  陈云芳忙点头说记下了。
  立秋抿嘴暗笑。
  其实张二嘎服下的秘药就是能叫人安安稳稳地一觉睡到大天亮,没有别的毒性,喝童子尿解毒完全就是立秋自己瞎编的。
  谁叫张二嘎没安好心,喝点童子尿洗一洗他那副黑心肝,也挺好的。
  “立秋,二弟妹,你们别光顾着说你们自己,你们倒是帮帮我啊,咱们啥时候去王家庄捉奸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