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钱是从哪儿来的

  “大嫂急什么?”陈云芳笑道,“怎么着也得等着立秋出嫁再说吧。”
  于翠花跺跺脚:“你当然不着急,又不是你家二嘎被小寡妇勾了魂!”
  她转过头来又催促立秋:“你现在嫁妆也有了,赶紧挑个好日子嫁出去吧,那日我依稀记得说是十天内,顾赖子就来娶你,现在几天了?”
  看来于翠花是真的着急了。
  “大嫂稍安勿躁,大哥这件事,总得容我筹谋筹谋,否则,咱们几个人什么准备也没有,就这么冲到王家庄去,非但治不了那个王寡妇,还有可能被她反咬一口,得不偿失啊。”
  于翠花自己一个人做不成这件事,也只好依着立秋的主意。
  背地里却跟陈云芳嘀咕:“立秋这个小贱人,藏得可真够深的,明明会读书认字,嘴巴还那么厉害,却装到现在,你听听,她现在说话可了不得,跟老三一个味儿。”
  陈云芳随口附和着,心里却琢磨开了。
  元立秋的确和从前大不一样,仔细想想,好像是从小半年前,立秋就变了。
  直到最近几日更是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  好像……好像被什么附身了一样。
  陈云芳猛地打了个激灵。
  立秋常常去山上砍柴打猪草,该不会是被山里头的精怪给上身了?
  她得抽个空回一趟娘家,她娘家村里有个大仙儿,最擅长驱鬼,到时候得把立秋身上的小鬼给驱干净,可不能留着祸害人。
  天边才现出鱼肚白,立秋就收拾穿戴好,一开院门,便被吓了一大跳。
  “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?”
  顾长安坐在车辕上,见到立秋,立刻挺直身子,笑容满面:“咱们早些去,早些回,你我还未成亲,天黑了在外过夜,对你的名声不好。”
  立秋很意外,没想到顾长安一个赖子还会想到她的名声。
  她自嘲地笑了笑:“我是个要二嫁的童养媳,先前还差点被卖到窑子里,村里的风言风语可不少,我还有什么名声可言?”
  “有我顾长安在,谁敢说你的风凉话?”
  立秋摇头苦笑。
  她不嫁给顾长安还好,嫁给了顾长安,闲话更多。
  不过也比被卖去窑子里强。
  驴车是跟三婶家里借的,里里外外收拾得很干净。
  顾长安这个人吊儿郎当的,但是干起活儿还挺麻溜,对驴车也很爱惜。
  他将立秋扶上车,指着车里的褥子,叫立秋靠着歇一歇。
  “你夜里肯定没睡好,先歇一会儿,等到了镇子上,买些吃的垫补垫补,咱们再接着赶路。”
  立秋是真的困了,她谢过顾长安,上车便睡。
  这一睡,竟然做了个很奇怪的梦。
  梦里有个戴着獠牙面具的人一直围着她又唱又跳,嘴里还朝她吐东西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身上忽然着了火,立秋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。
  撩起车帘子往外一瞧,他们竟然已经过了清溪镇。
  “你醒啦?”
  顾长安回头冲她笑笑:“你睡得很沉,我就没叫你,喏,我在镇上买了两个肉包子,你快吃吧。”
  肉包子还是热乎的,咬一口,汁水四溢,唇齿之间立刻盈满鲜香。
  立秋很饿,不知不觉就把两个包子都给吃完了。
  这会儿才想起来问一声顾长安:“长安哥,你吃了吗?”
  “吃了!”顾长安拍了拍自己的肚皮,“我趁你睡着了,还在小摊上喝了一碗豆腐脑。”
  “你真的吃了?”
  立秋有些不相信:“你身上有钱吗?”
  村里人都说,顾长安就是个败家子,把他祖父留下来的东西败了个干净,身上没钱了就东家蹭两口饭西家偷点菜,要不是他祖父曾经救过全村人的命,早就把这样手脚不干净的赖子给赶出去了。
  立秋现在就很忧虑,顾长安哪里来的钱买吃的?
  “你放心,我可有钱了。”
  顾长安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个钱袋,扔给立秋。
  钱袋子十分眼熟,立秋拎起来一瞧,果然在上头看到了张由的名字。
  “这……这是张由的?”她顿时就拉下脸,“长安哥,咱们没钱不要紧,但是不能偷别人的钱,哪怕是张由这种人的也不行。”
  她就怕顾长安偷钱偷习惯了,将来酿成大错。
  “谁偷钱了!你也太看扁我了。”
  顾长安有些生气,可一想这么问他的是马上就要娶到手的小媳妇,是他顾长安的娇滴滴的小媳妇,心中的火气就怎么也烧不起来了。
  “你没偷钱,那张由的钱袋子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
  “是他主动给我的!”
  顾长安扭头冲着立秋眨眼。
  “就那天晚上,你叫我去薅羊毛,我在小巷子里堵住了张老三,他可真没种,被我一吓唬,就跪在地上喊我爷爷,不仅答应将你嫁给我,还把钱袋子给了我,叫我拿去置办聘礼,我一瞧这钱袋子里头十几两银子呢,不拿白不拿,就接下了。”
  “不过你放心,我不用这小子的钱娶你,小爷我娶媳妇,当然是用我自己的钱!”
  立秋很好奇:“你的钱?你哪来的钱?长安哥,你不会是将家里的地给卖了吧?我跟你说,那地可是咱们安身立命的东西,千万不能卖。”
  “我知道,我没卖地。”
  顾长安有些不大好意思:“村里人都说我是个赖子,成天游手好闲,其实我在外头给别人杀猪,这几年也攒了一些体己,都叫我存在钱庄里,本来是想着留着养老,现在拿出来娶媳妇也不错。”
  “你杀猪?”立秋还真的没听说过这件事,“你在哪儿杀猪?我怎么不知道?”
  “以前你都不跟我说话,你上哪儿知道去?”
  立秋很羞赧。
  她的确不大关心顾长安,要不是那日追着萍姑的车跑到地里,恰好撞见顾长安,她都不会和顾长安搭上线。
  “我在泾阳县里杀猪,顾家本家就几个人知道,只是我这个人没个定性,杀猪这个活儿,也是高兴了就去,不高兴了就不去,所以也不算个正经营生,勉强能攒些钱。”
  立秋“嗯”了一声。
  顾长安没偷钱,她就放心了。
  说着话,驴车经过老君庙,忽然冲出来一个年轻道士,把驴子给惊了一跳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