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嫁衣

  二掌柜赶紧查阅账本,找到了写有顾尔父的这一页。
  “老爷请看,这便是那位公子的名讳。”
  老头蹙起浓眉:“顾尔父?这名字怎的如此奇怪?我即刻便要回京城,你传令下去,叫人在泾阳县暗中查访此人,一有消息,立刻回禀。”
  驴车停在城北七秀坊,顾长安兴冲冲地跑进去,一会儿又跑出来:“得亏我来得早,东西还在。”
  立秋一头雾水,被顾长安拽着进了绣坊。
  “哟,就是这位姑娘吗?”
  一个中年妇人迎上来,围着立秋转了一圈:“姑娘好福气,这位相公那日进来问嫁衣,正赶上我们绣坊前年给城里许老爷的千金做的嫁衣还在,就被这位相公看上了,再三叫我们不要卖了,要等着姑娘来试嫁衣呢。”
  另一位绣娘凑上来,打量了立秋几眼:“这位姑娘的腰身比许家小姐纤细一些,腰身那里得改一改,许小姐胳膊长,身量高,这袖子,肩膀,裙摆都得改一下,顾相公,你上次说何时成亲?”
  顾长安笑道:“我找人算过了,六月十六是黄道吉日,不过这日子也是昨日才算好的,我还没跟她商量呢。”
  掐指一算,离六月十六也就七天的功夫。
  “太仓促了一些。”
  两个绣娘摇摇头,有些不大赞成:“婚姻乃人生大事,需得慢慢筹划,这日子定得这样急,有些东西怕是会备不齐。”
  立秋还嫌这日子定得太迟了呢。
  她在张家是一刻都不得安稳,时时悬着心,早日离开张家,她也能早一日睡上一个安稳觉。
  “不仓促,”她朝着两位绣娘笑了笑,“我们二人都无父无母,这婚事一切从简,只希望办得热闹喜庆一些。”
  “对,要办得热闹喜庆,”顾长安笑着附和,“别的新娘要穿嫁衣,坐花轿,我媳妇儿也得穿上红嫁衣,坐上大花轿,热热闹闹地嫁到我家来。”
  逗得两位绣娘直笑。
  立秋被笑红了脸,嗔了顾长安一眼,顾长安立马就收起笑容,可眼底的笑意和得意,怎么都遮不住。
  “烦劳两位姑姑给我媳妇儿量量尺寸,尽快将嫁衣给改好。”
  “长安哥,这嫁衣是不是很贵?若是很贵,咱们就不要了。”
  嫁衣哪是一日就能做好的。
  讲究一些的人家,姑娘还没开始说亲,就备下好料子,慢慢地先将衣裳做起来。
  或者像许家这样,托绣坊做嫁衣。
  无论是哪一种,花费都不少。
  他们手头虽然有些钱,可还得留着别的用处,哪能用在这种不当吃不当喝的东西上。
  “你别管贵不贵了,咱们一辈子就这一次,不穿嫁衣哪能行?听我的,钱没了再挣,成婚的时候不办得热闹喜庆一点,过后上哪儿找补回来?”
  “顾相公说得对啊。”
  年长的绣娘把立秋拉到一旁轻声劝。
  “傻丫头,你这还没嫁过去呢,这么心疼钱做什么?他既然要娶你,难道就这么悄悄儿地娶了?这像什么话!旁人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们无媒苟合呢,钱这东西,该花就得花,可千万不能在不该节省的地方节省。”
  立秋还是心疼钱。
  热闹是给别人看的,日子好不好,只有自己过起来才知道。
  “姑姑,你照实了说,这嫁衣多少银子?”
  “我给你交个底,这套嫁衣我们绣坊只要你五两银子。”
  立秋挑了挑眉。
  五两银子对他们来说也很多了,但相对这套嫁衣来说,只要五两是不是便宜了一些?
  “不瞒姑娘,许家一家子都信佛心善,嫁衣做好之后,这位许小姐满心欢喜,可谁知她的夫家也给她做了一件嫁衣,且用料和绣工更为考究,为表对婆家的敬重,许小姐就穿着婆家送来的嫁衣出嫁了,这件嫁衣便留在我们绣坊。”
  “嫁衣的料子和图样都是许家给的,工钱也已经付过了,许小姐扬言,这件嫁衣送给有缘人,价钱多少随我们绣坊定,但不许定得太高,若是叫许家知道了,日后家中女眷们的衣裳,就不再来我们绣坊做了。”
  绣娘一面说,一面将立秋拉进后院试嫁衣。
  第一眼看到这套绣着百子千孙的嫁衣,立秋就喜欢上了。
  她的手做活儿做得很粗糙,怕将嫁衣勾坏了,就不肯去摸,只站在旁边看。
  两位绣娘相视而笑:“姑娘别傻站着,换上试一试,我们也好根据姑娘的尺寸把嫁衣改一改。”
  立秋稀里糊涂地试了嫁衣,脱下来的时候还觉得是在做梦。
  “真的只要五两银子?”
  “姑娘放心,我们七秀坊在泾阳县开了好多年了,您走出去打听打听,我们绣坊什么时候骗过人?那日顾相公来我们绣坊,说是要我们在十天之内赶制一套嫁衣,我们哪儿赶得出来,就想起这套嫁衣,一拿出来,顾相公就看上了。”
  年轻一点的绣娘说话很俏皮:“顾相公当时笑得跟傻子似的,一个劲儿地说他的小媳妇儿穿着一定很好看,还跟我们说,他的小媳妇儿比天仙还美呢。”
  立秋一张脸红得像秋日枝头的甜柿子,长安哥就知道胡说八道。
  “要么说姑娘好福气呢,我们为了试一试顾相公,特地跟他说,这套嫁衣要三十两银子,他二话不说就应下了,姑娘,顾相公是真心疼你,想叫你出嫁那日高高兴兴的,你可莫要辜负了他啊。”
  立秋眼眶微热。
  她是个二嫁的童养媳,嫁给顾长安,也不过是想脱离张家,不被卖去红袖招。
  她压根就没想过顾长安会不会高兴。
  反正过日子嘛,吃饱穿暖,不用担惊受怕,跟谁不是过?
  可长安哥明面上看着吊儿郎当,心里却什么都想到了,还会想着叫她出嫁那日高高兴兴的。
  这辈子,原来真的会有人是希望她能过得开心的。
  既如此,她就遂了他的心愿,苦着脸是过,高高兴兴也是过,那何不高高兴兴地过日子?
  “这套嫁衣,我买下了,烦劳姑姑尽快将尺寸改好。”
  立秋朝着两位绣娘行了个万福礼。
  “不知姑姑这里可有正红的好料子,我想扯一些,顺便再在姑姑这里买一些针线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