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搞错人了

  这一声厉呵把大家伙都给镇住了。
  就连秋菊都不敢再哭,硬生生把哭声给憋回去了。
  立秋暗自点头,这个所谓的大仙儿还挺能唬人,怪不得名气这么大。
  可惜是个见钱眼开的假大仙儿。
  最为激动的当属刘氏。
  她怀中抱着一只大公鸡,围着大仙儿直转:“大仙儿,小鬼在何处?是不是在我家的小贱人元立秋身上?”
  大仙儿没说话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刘氏。
  大家伙很快发现,不管刘氏到哪儿,贺大仙儿的目光总追随着刘氏。
  “这不大对劲啊,怎么大仙儿老看着二嘎娘?”
  “二嘎娘不是说,小鬼在立秋身上吗?”
  “听说小鬼能到处跑,兴许刚刚就从立秋身上跑到二嘎娘身上了。”
  “哎呀娘呀,那咱得躲远点,要是小鬼跑咱们身上了那可咋办?”
  “怕啥,贺大仙儿在呢,这贺大仙儿可厉害了,你别看她老成这样,听说贺大仙现在一百多岁了。”
  “啥?那这可真是大仙儿啊。”
  立秋憋着笑,打量着被称为贺大仙的老太婆。
  还别说,这贺大仙架势摆得特别足。
  那一双浑浊的老眼,仿若能看透世间万物,阴森森地往外冒着寒气。
  冷不丁看过去,甚至还会打个激灵。
  秋菊就吓得腿肚子打转。
  “立秋,”她凑过来挽着立秋的胳膊,“怎么贺大仙老盯着我娘?是不是我娘有什么病?”
  立秋一本正经地点头:“真有可能,你看娘前天跌了一跤,就躺在炕上半天没爬起来,娘以前身子那么结实,怎么可能摔了一跤就这么严重?说不定就是小鬼在作祟呢。”
  “你说得对,”秋菊丝毫不怀疑立秋,“娘一定是被鬼上身了,不然为什么总是想着将你卖了,阿弥陀佛,希望这个贺大仙真的有用,能快点把娘身上的小鬼给驱走,不然,我真怕娘出什么事。”
  正在此时,贺大仙忽然动了。
  她忽然站起来,口中念念有词,围着刘氏转了两圈,便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大荷包里,掏出一张面具,戴在了脸上。
  众人都发出了惊叫。
  只因那面具太可怕,贺大仙戴上去,活脱脱就是个青面獠牙的恶鬼。
  立秋头皮发麻,青面獠牙!
  果然就是噩梦里那个害她的人。
  贺大仙一直围着刘氏打转,手里的铃铛不停地摇晃着,嘴里的念叨越来越快,声音越来越大,吓得刘氏一个劲地摆手。
  “错了错了!不是我!是那个小贱人!”
  好心的乡亲们纷纷劝解刘氏。
  “二嘎娘,我看就是你,你忍一忍,贺大仙很快就能帮你把小鬼都给赶跑。”
  “唉,二嘎娘最近行事确实糊涂了,三娃子才考上秀才,她就张罗着将立秋给卖到窑子里去,这不是在打三娃子的脸吗?”
  “是呀,原先还不知道二嘎娘为啥这么做,现在知道了,她就是被鬼上身了。”
  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很快,陈云芳也坐不住了。
  “立秋,娘不是真的出事了吧?”
  立秋似笑非笑地扫了她一眼:“二嫂方才不是说,娘来了,我就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么?现在娘就在这儿,二嫂能说说我得了什么病吗?”
  陈云芳越发心虚,讪讪地笑了笑:“我这不是看你今天脸色不大好,所以想着你是不是生病了,一会儿请贺大仙帮你看看,就知道你生了什么病,谁知道娘一来,贺大仙就围着娘去转了,立秋,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,你说,娘被小鬼上身,会不会妨碍我肚子里的孩子?”
  立秋暂时不想跟陈云芳计较,笑了笑,就别过头去安慰秋菊了。
  她这一笑,反倒将陈云芳给弄得更慌了。
  忽然间,铃铛停了。
  贺大仙从腰间解下一个水囊,喝了一口,猛地喷向刘氏,喷了刘氏满头满脸。
  刘氏还未反应过来,贺大仙忽然大喝一声:“去!”
  紧接着,哄的一声,刘氏身上就起了火,烧得刘氏直蹦跶,抱着头跌倒在地,从院子这一头滚到那一头,好不容易才将身上的火给扑灭,可一抬起脸,大家伙儿都笑了。
  贺大仙这一把火不重,却将刘氏的头发烧焦了半边,两撇眉毛也给烧没了,模样十分可笑。
  立秋顾及着秋菊的情绪,憋笑憋得好痛苦,想走又不能走,还得继续听贺大仙怎么说。
  “贺大仙!”刘氏第一个不服气,“说好了给元立秋那个小贱人驱鬼,你咋冲着我来了?你是不是不想要钱了?”
  贺大仙摘下面具,露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,死死地盯着刘氏。
  “我的确在你们家看到了鬼气,然而这鬼气却是从你身上而来,如今小鬼虽然暂时被我赶跑了,但它却认了主,随时有可能回到你身上来。”
  “你放屁!”
  事关自己,刘氏也顾不得敬重神仙了,直接坐在地上,拍着大腿开骂。
  “老娘火气旺,山精鬼怪别想上老娘的身!你个老妖婆,就是想来骗老娘的钱!告诉你,老娘不会上当的!”
  贺大仙摇摇头,老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悲悯:“你仔细想一想,最近遇到的事是不是都有些不顺?”
  “那都是这个小贱人害的!”
  刘氏指着立秋怒骂:“就是这个小贱人被鬼上了身,把家里搅得翻了天,老娘才处处不顺的。”
  贺大仙叹了口气:“那你是不是遇上了点怎么解都解不开的事?”
  刘氏一口咬定没有,无论贺大仙怎么问,她都骂贺大仙是个骗子。
  “你再好好想一想!”贺大仙怒了,“小鬼刚刚就在你肩头趴着呢,你难道不要命了吗!你不要命,你们家里人也不要了?”
  她忽然转头盯着陈云芳的大肚子,阴森森地冷笑:“你也不要你的孙儿了么?”
  陈云芳很信这个,赶忙捂着肚子大喊:“大仙儿,我娘前天晚上的确遇见了个怪事,她那晚睡得可死了,被脱得……”
  “陈云芳!”
  刘氏赶紧打断陈云芳:“你敢说出来,老娘撕了你的嘴!”
  贺大仙的表情一下子就松了。
  乡亲们也跟着豁然开朗,二嘎娘这是真的遇到事了。
  “云芳,”有人劝陈云芳,“贺大仙在呢,你别怕,你娘咋的了,你赶紧说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