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大房的委屈

  立秋前脚刚进厨房,于翠花后脚就跟了进来。
  “立秋,我这个人肚子里藏不了话,有事就说事,你别给整那么多歪歪绕。”
  立秋乜斜她一眼:“大嫂还藏不了话呢,拿了那么多好东西,一直藏到现在,我都佩服大嫂。”
  “你别胡说!”
  于翠花吼了一嗓子,又出去瞧了一眼,见没人注意,才折返回来小声骂立秋。
  “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!我偷那些东西干啥?金子也就算了,一包破参片,不当吃不当喝,还有那一瓶不知道是啥丸药的,白给我都不稀罕!黄家还是有钱人家呢,就送这点破东西给亲家?”
  这可真的是不打自招了。
  方才大家谁都没提起过还丢了一瓶丸药,于翠花倒是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  立秋顺着她的话头往下说:“有些富贵人家就是喜欢送这些不实用的东西,也不知道那瓶丸药是治什么的,药这个东西可不能乱吃,大嫂赶紧拿来,我看看瓶里头有没有小纸条,要是有,那咱们就知道这丸药是做什么的了。”
  “有有有!我就是不识字,看不懂,你等着,我去拿来。”
  于翠花转身就走,走了两步,就停了下来。
  “立秋……”
  她干笑几声:“我是糊涂了,才拿了一包参片和一瓶药,别的我什么都没拿,我寻思这两样东西也不值什么钱,哪想得到老二家的想要那人参呢,你别嚷出来,我悄悄还回去,等明儿个我给你做双鞋子。”
  立秋没吱声,于翠花更慌张了。
  “我做鞋子的手艺连爹娘都夸,你大哥在别的事情上从不夸我,可穿着我做的鞋子夸了好几次,立秋,我给你做两双,要不……”
  她咬咬牙,发了狠:“我给顾赖子也做两双!”
  “我不要大嫂做的鞋子,我有手有脚,自己会做。”
  于翠花急了:“那你要啥!你要不要参片?我、我掏出来点给你。”
  “大嫂不用忙活了,我什么都不要。”
  立秋坐了下来,敲了敲桌面,示意于翠花也坐下来。
  于翠花哪有心思坐啊。
  她站在立秋身边,搓着双手,陪着笑脸,好像一个伺候立秋的老妈子一样。
  “我帮你割猪草砍柴,家里的活儿我都帮你干了,行不?”
  “大嫂,”立秋神色郑重,“我就要嫁人了,以后张家的活儿本来就不归我干,你不用害怕,我之所以把你叫进灶房,单独跟你说话,就是不想把事情捅出去。”
  于翠花半信半疑:“真的?”
  “我要是想捅出去,在正房的时候就说出去了,还用等到现在?”
  这句话彻底打消了于翠花的疑虑,可她仍旧束手束脚的,全然没有从前的趾高气扬。
  “大嫂不用紧张,我有句话想问大嫂,黄家送来的礼那么多,你怎么放着金银不要,非拿了一包参片和一瓶丸药?”
  “我……”于翠花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流出来了,“我是拿给大妮吃的。”
  这一哭,她的眼泪就收不住了。
  原来今儿个胡妈妈走之后,于翠花就进了屋,后来陈云芳来了,跟刘氏两个鬼鬼祟祟地关起门来说话。
  于翠花就躲在窗户底下偷听,听见刘氏叫陈云芳先回去,晚上张二嘎来了,叫张二嘎把东西拿回去,还说黄家送来的好东西都留给陈云芳和两个大孙子。
  于翠花就很不服气。
  黄家送来的礼都是按人头准备的,该是给谁的,就给谁,凭啥要把好东西都给二房?
  她回屋越想越生气,就想去厢房看看都有些啥好东西。
  这一看不要紧,竟发现刘氏忍着痛下炕了!
  张老蔫打刘氏那天她也在家,亲眼看见刘氏差点被打死,瘫在炕上啥也干不了,现在竟然扶着墙哼唧哼唧地往厢房去。
  于翠花便没吭声,躲在外头看着刘氏把黄家送来的东西翻腾得乱七八糟的。
  尤其叫她恨得牙根痒痒的是,刘氏竟然把黄家送给大妮二妮的长命锁都拿走,塞进了送给小虎的东西里。
  小虎就一个脖子,哪能戴得了三块长命锁!
  世上怎会有这么偏心的祖母。
  于翠花越寻思就越委屈,回到自己屋里,干啥都不得劲儿,脑子里老想着那两块长命锁,咬咬牙,趁着家里没人,再次回到厢房。
  刘氏把每个箱笼都翻了一遍。
  原先放在大房箱笼里的好东西都跑到二房箱笼里去了,给秋菊的金首饰也不见了。
  于翠花不稀罕这些金银首饰,就算是刘氏现在不拿走,过后也会找借口从她这里要走的。
  她看中了那包参片和那瓶丸药。
  “立秋,你还记得不?大妮小时候发过一次热,你大哥不在家,娘不肯给我钱,我就想着一个女娃娃,没那么金贵,睡一觉就好了,没想到这一场病差点要了大妮的命,你大哥回来抱着大妮去找大夫,又把我狠揍了一顿。”
  “可大妮醒过来,就不咋会说话了,那之后就受不得惊吓,身子也不咋结实,老病怏怏的,娘不肯给我钱给大妮养身子,你大哥这才做起两份工,省下一份来,叫我拿着给大妮买些吃的。”
  于翠花说着说着,又哭起来。
  她听人家说,用参片泡水喝有大好处,就想昧下来。
  哪里想得到陈云芳来了,进门就去厢房翻拣,嚷嚷着要把那包参片拿回去孝敬娘家爹。
  凭啥呀?都是一样做儿媳妇的,凭啥好东西都要给二房,连一包参片都要拿给陈云芳她爹?
  立秋静静地听着,等于翠花哭够了,才淡淡问她:“大哥知道家里人要把我给卖了吗?”
  于翠花抹了一把脸:“啥?你咋问起这个来了?”
  “我问你就说!大哥知道吗?”
  于翠花摇摇头:“你大哥那个人脑子一根筋,当时没敢告诉他,不然,他肯定要再去做一份工,把老三读书的钱给补上,好不让家里人卖你。”
  张大郎就是这样的性子,话不多,脾气爆,啥都听张老蔫两口子的,不过还算是个人吧。
  看在大房两个孩子的份上,立秋决定帮一帮于翠花,也算是给自己行善积德。
  “大嫂,我有一个法子能帮到你,但我也要你以后帮我,我才肯出手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