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自救

  静下心来仔细一想,立秋又开始安慰自己。
  不会出事的。
  她没做梦,能出什么事?
  一会儿又开始瞎寻思,难道老天爷真的将她做噩梦预警的能力收回去了?
  紧接着又怪自己昨晚怎么没抽出时间来睡一觉,兴许就是因为她没睡觉,所以哪怕老天爷想要给她预警,也没办法。
  转过头来又安慰自己,她马上要和长安哥成亲了,长安哥就算不为她这个人,为了即将到手的大把嫁妆,也会来要人的。
  就算张家要糊弄长安哥,在那之前,长安哥已经闹起来了。
  还有于翠花。
  于翠花还指望着她帮忙呢。
  直到炕上传来哼唧声,立秋才猛地打了自己一巴掌。
  陈云芳满身是血地躺在炕上,她怎么还有闲心思东想西想?
  总归要先看看人有没有事再说。
  “二嫂,你还好吗?”
  立秋没有经验,随手把被褥什么的剪开,垫在陈云芳身下。
  “二嫂,你加把劲儿,把孩子生出来就好了。”
  算算日子,陈云芳肚子里的这一胎,满打满算七个月。
  古话说得好,七活八不活。
  这孩子生下来精心养着的话,肯定能养大。
  大妮就是不足月生的,虽然身子弱了一些,但不也长到七岁了。
  陈云芳的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。
  她脸色苍白,头往后仰着,嘴巴微微张开,双眼茫然地盯着墙上某处。
  立秋喊了她好几声,她才微微有了些反应。
  “娘……”
  “二嫂,是我!”
  立秋握住陈云芳的手,轻声鼓励她:“你再坚持坚持,稳婆很快就来了。”
  “娘……芳儿好疼啊……娘……”
  立秋鼻头一下子就酸了。
  她虽然恨陈云芳,可却没有恨得想要陈云芳这么惨地死去。
  何况陈云芳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呢。
  孩子总是无辜的。
  也不知道张老蔫两口子在搞什么鬼,平常不是一口一个大孙子地喊着,格外重视陈云芳的肚子么?
  怎么现在却不着急了?
  最起码给递一盆热水来啊。
  立秋着急了,跳上炕打开窗子就往外爬,谁知刘氏竟然守在窗户根底下,手里还拿着一根棒槌。
  定睛一看,正是昨天晚上把张二嘎打得人事不省的那根。
  “回去!”
  刘氏冷着脸,掂着棒槌,直指立秋面门。
  “守着你二嫂,等稳婆来了,我就放你出来了。”
  立秋也冷下脸:“二嫂这个情况等不得,再等下去,就是一尸两命!你可以不把二嫂的生死放在心上,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呢?难道连你的大孙子,你也不要了?”
  刘氏眉眼间闪过一丝厌恶:“我已经有了一个大孙子,多一个少一个没啥关系,你就好好守着你二嫂,以后管好你的嘴,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,等十六你出嫁那天,我再给你添二两压箱银。”
  六月天,立秋竟然冷得直打哆嗦。
  她明白了,张老蔫和刘氏是想要了陈云芳母子的命!
  怕她出去喊人坏事,所以才将她和陈云芳关在一个屋子里。
  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,等稳婆到了,陈云芳的身子也凉了。
  为今之计,只有活马当成死马医了。
  “好,我不出去,那你帮我打一盆热水来,总行了吧?”
  “你要热水干啥?”
  立秋捏着鼻子,一脸嫌恶:“屋子里血腥味太重了,我用热水给二嫂擦擦身子,不然,那稳婆来了一看这个情况,肯定要说闲话的。”
  刘氏不肯离开窗子一步,扬声叫来了张老蔫。
  老两口一个守着窗户,一个去打水,递给立秋之后,“啪”的一声就把窗户给关上了。
  这间厢房就是原先立秋住的那一间。
  靠墙角摆着一个草编的筐子,上头蒙着一块蓝布,里头放着几件立秋的旧衣裳。
  立秋轻车熟路,从草筐子最底层翻出一把干红枣,这都是她这几个月偷偷藏的。
  她往陈云芳嘴里塞了一颗红枣,陈云芳却依旧双眼无神,痴痴地盯着房梁。
  “二嫂,你醒醒,你听着,外头那两个老不死的想要你和你孩子的命,现在除了你自己,谁都救不了你,我啥都不懂,也帮不了你,现在咱们手头就一盆热水,一把红枣,外加一壶冷茶,你得加把劲,把孩子生出来就好了。”
  听到“孩子”二字,陈云芳的双眼似乎有了点神采。
  “二嫂,你想想你爹娘,你要是没了,你爹娘该得多伤心。”
  陈云芳在家里是老小,上头五个兄长,颇受宠爱。
  陈家二老隔三岔五就要来看看这个小女儿,每回都要大包小包的带上好些东西。
  立秋可羡慕了。
  果然,一提起陈家二老,陈云芳的嘴巴就动了起来,竟然慢慢地嚼起了干枣。
  立秋大受鼓舞。
  “这就对了,二嫂,你再想想二哥,大夫给二哥开了药,说二哥将养些时日就好了,你和孩子要是有个好歹,你叫二哥和小虎子怎么办?他醒过来知道你出事了,还不得疯了!”
  “唔……”
  陈云芳忽然呻吟出声,那双眼睛终于有了焦距。
  “二嘎……”
  她死死地攥住立秋的手:“立秋,帮帮我,我、我要见二嘎……”
  立秋长舒一口气。
  有时候,人能不能活下去就靠一口气。
  有了这口气支撑,活下去的希望就会增大。
  “二嫂,张老蔫两口子就在窗外守着,你告诉我怎么做,我来帮你,咱们一起加把劲,把孩子生出来。”
  陈云芳点点头,忽然发了狠,拽着身子底下的被褥,咬着牙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我要喝水,我要吃东西!”
  喝了一壶冷茶,吃了一把干枣,陈云芳身上就有了劲儿。
  她嘴里咬着一块布,两手拽着褥子,一声不吭地发着力。
  立秋只能看着干着急。
  只恨梦里在红袖招,她只学了一些迷药催情药之类不入流的东西,根本没学过妇人生产,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上陈云芳的忙。
  眼看就要晌午了,忽然听得张家院门被人拍得震天响:“开门!我把稳婆请回来了!”
  立秋心里一松,刚要走,手就被陈云芳给攥住了。
  “二嘎!”
  厢房里爆发出一声悲鸣,随之响起的,便是婴孩的哭声。
  biqigezwbiqukujbiquge37zw</p>
  ibiqugebiqugei37xs36xs</p>
  yifanshuoskybiqugem36zw</p>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