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云芳求人

  立秋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抱给陈云芳看。
  陈云芳第一眼竟是去看孩子两腿之间,见是个带把儿的,才松了一口气。
  她抓过脐带,用牙咬断,又打了个结儿。
  “立秋,多谢你,你的大恩大德,我陈云芳这辈子做牛做马都不会忘记。”
  立秋淡淡地笑了笑:“我不求二嫂能报恩,只求二嫂以后不要害我就成。”
  陈云芳神色凄然:“我说再多的话都没用,你等着看我以后怎么做吧,还有一件事,我要求你。”
  立秋挑眉:“还有什么事?”
  “立秋,求你找一辆车,送我回娘家,我想在娘家坐月子。”
  嫁出去的姑娘在娘家坐月子,肯定不合规矩。
  立秋很为难。
  “求你了,要么,你就去将我爹娘接来,我……我实在是怕啊。”
  “你怕啥?”
  想到张老蔫和刘氏的反常,立秋心里就生了疑虑。
  “二嫂,你告诉我,方才到底发生什么了?”
  陈云芳眼底闪过一丝恨意,刚要开口,房门便被打开了。
  她立马紧紧地抱着孩子,十分警惕地望向门口。
  刘氏正领着稳婆进门。
  看见陈云芳和孩子,刘氏颇有些不自在。
  那一闪而过的嫌恶,让立秋看了个正着。
  刘氏竟然嫌弃陈云芳和孩子!
  一时间,立秋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  刘氏不会真的被什么上身了吧?否则,怎么会对陈云芳的态度转变得这么大?
  “这孩子虽说不足月,可瞧着没毛病,精心养着能养活。”
  稳婆笑眯眯地检查过孩子,又去检查陈云芳,用手一摸陈云芳底下,就变了脸色:“张嫂子,你儿媳妇这底下像是被……”
  “孩子平平安安地生出来就好,”刘氏打断稳婆,拉着稳婆往外走,“家里今日不凑巧,出了点事,我就不留你吃饭了,我让三娃子送你回去。”
  稳婆如同一阵风,匆匆忙忙地来,匆匆忙忙地去。
  留下一头雾水的立秋。
  “稳婆说你底下怎么了?”
  陈云芳咬着牙摇摇头。
  立秋往外看了一眼,刘氏和张老蔫又回来了。
  她知道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,就低声问陈云芳:“我先守着你,等大嫂回来了,我再去找人将你爹娘接来,你和大嫂待在一处,能行吗?”
  “能……”陈云芳自嘲地笑了笑,“大嫂没啥心眼,就是说话不好听,我挨她几句说,总比被人弄死的好。”
  正说着话,刘氏和张老蔫就进来了。
  立秋立马拿被子给陈云芳盖上:“爹,你咋进来了?二嫂身上还没收拾干净呢,麻烦爹再去打一盆热水来,我给二嫂擦擦身子,娘,你去把大嫂叫回来,家里好多活儿,我一个人忙不过来,大嫂在这儿,还有人能帮帮我。”
  刘氏阴沉着脸:“你去叫老大家的,我在这儿看着。”
  陈云芳现在正是最虚弱的时候,立秋哪敢离开。
  “娘一个人能守得了两个人?”她朝着正房努努嘴,“二哥那儿也离不开人呢。”
  到底是心疼自己的儿子,刘氏还是松了口,去正房守着张二嘎去了。
  张老蔫很快就送进来一盆热水。
  立秋要给陈云芳擦身子,他就直愣愣地站在门口。
  这人到底还要不要脸了?
  没见过这样做公爹的。
  “爹,你能出去吗?”
  张老蔫蹲在门槛上:“你擦你的。”
  一个老男人在这儿,她好意思给陈云芳擦身子吗!
  “爹,你到底要看啥?你要看孩子,我就把孩子抱给你,你要看二嫂的身子,那我就得去告诉六叔公了。”
  “瞎说啥!”
  张老蔫阴森森地骂了一句,随即就转过了身子。
  呸!老不死的东西!自己的儿媳妇也惦记!
  立秋一边给陈云芳清理身子,一边在心里大骂张老蔫。
  可恨杀人要犯法,否则,她真的想先拿刀将张老蔫那玩意儿给剁了喂狗。
  清理完身子,张老蔫又发话了。
  “你去把老大家的叫回来。”
  立秋不肯去,她现在是一步都不敢离开陈云芳。
  “去吧,”陈云芳捏捏她的手,“我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阎王爷不会这么快就叫我过去的。”
  生死看各人,陈云芳既如此说,立秋就放心地出门了。
  她先去找了于翠花,把陈云芳生了个儿子的事情告诉她。
  于翠花这回倒是没怎么讥讽陈云芳,反而还很同情她。
  “生了个儿子有啥用?老二要是醒不过来,陈云芳带着俩儿子,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?别说家里那两个老的会帮她,哼,头几年兴许看在儿子孙子的面上,对她好一些,时间长了,管她是谁呢,不将她提脚卖了,那都是陈云芳祖上积德。”
  于翠花倒是将张老蔫两口子看得很明白嘛。
  “二嫂心里怕是不好受,一会儿大嫂守着她的时候,少说两句。”
  “我才不会多嘴,可她要是仗着有两个儿子傍身,就来讽刺我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  立秋苦笑,陈云芳现在哪还有这个精力斗嘴。
  在顾长安家院子里苦等了一中午,立秋才将顾长安给等回来。
  “你咋不进屋去?院子里多晒呀。”
  顾长安嘿嘿笑,大手在立秋头上一抓,再摊到立秋眼前时,手心就多了一支结香花银簪子。
  “送你的。”
  立秋满心欢喜,拿在手里左看右看,才递给顾长安:“你帮我簪上。”
  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头发乌黑顺滑,看着就喜人,因此听到顾长安骤然粗重的喘息,秀眉便微微扬了扬。
  “多谢长安哥,以后等长安哥挣了钱,可得给我换一个金子的。”
  顾长安乐呵呵地笑:“成!我给你换一支大大的,这么大。”
  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下:“我巴掌这么大的牡丹花的,你头发好看,簪一支这么大的金簪子,就更好看了。”
  立秋嗔她一眼:“太沉了,戴着会压得我脖子疼。”
  她顺手摘下耳朵上刘氏送的那对银耳坠,丢给顾长安:“长安哥,这个你帮我收着,以后换银子花。”
  她才不要戴张家送的首饰呢。
  她有手有脚能自己挣钱买,再不济,她还有男人,戴自己男人送的首饰,更美!
  “长安哥,你用饭了吗?我这里有一件事,要托你去办。”
  biqigezbiqukujbiquge.co37xs36xs.cobiquge36z</p>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