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奇怪的噩梦

  陈母一下子就挺直了腰杆:“亲家母,请让一让,我的五个儿子来接他们的妹妹回娘家,他们都是些莽汉子,不如你家秀才公文雅,一会儿要是有冲撞亲家公亲家母的地方,请你们二人多担待。”
  先前在院子里吼那一嗓子的,正是陈家大哥。
  他身高马大,壮实得像一头小牛犊。
  说话中气十足,脸上却带着憨厚的笑。
  “亲家大叔大婶,听说我妹夫摔了一跤,估摸着这一跤是摔得不轻,要不云芳胆子这么大,咋能被吓得早产?我们本来是想着过来看看云芳,结果一路上听人说我妹夫要没了,大家一合计,就准备将云芳和孩子先接回娘家,省得这边忙忙乱乱的,再冲撞了孩子。”
  “亲家婶子放心,这也是因为你家现在这个情况,我们才会把云芳接回去,外人知道肯定不会骂你们的。”
  张二嘎是刘氏最心疼的儿子,她直着脖子就叫唤:“谁说我儿子要没了!我儿子好好的呢!”
  “你们村里的人都这么说。”
  陈家大哥笑容极其憨厚忠诚,叫人不好意思再骂。
  “大叔大婶,你看家里有没有什么地方要帮忙的?要是没有,我们可就把云芳和孩子拉回去了。”
  五个大汉往院子里一站,张家小院的气氛都有点凝滞。
  张老蔫的脊背肉眼可见地弯了下去。
  他苦着脸装老实人,一副被人欺负了却又不敢言说的样子。
  很快,陈云芳和两个孩子就被接走了。
  临走之前,陈母特地叮嘱刘氏,如果二嘎没事,就叫她出去跟乡亲们说一声,别叫大家伙以为二嘎要死了。
  “本来我听说添了个外孙,一路高高兴兴地来,可路上听人说我女婿没了,我这心里就难受,又怕云芳和小外孙给你们添乱,才赶忙叫几个儿子过来,亲家,你们不用担心云芳和孩子,先顾着二嘎吧。”
  立秋暗自佩服陈母。
  这番话说得真是滴水不露。
  既表明非要将陈云芳母子带走的必要性,又叫张老蔫和刘氏放心,不会有人因为这个戳张家的脊梁骨。
  同时,还把顾长安给摘了出来。
  这可不是顾长安跟他们说的,是他们自己听来的。
  饶是如此,关上门,张老蔫和刘氏还是要审立秋。
  “顾赖子咋会去陈家?立秋,是不是你说的!”
  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立秋摇摇头,表示自己不清楚。
  “二哥摔了一跤,吓得二嫂早产生了小康平,全村人都知道了,长安哥知道这件事也不稀奇,兴许是想着快跟我成亲了,与陈家也算是拐着弯的亲戚,就顺道去陈家报个喜。”
  “屁!他顾赖子算是我老张家的哪门亲?他也配?”
  张老蔫在家里直跳脚,骂了半天,才想起晚上还没吃饭,又隔着窗骂于翠花,叫她赶紧做饭去。
  有张由在,晚饭比平日要好上许多。
  可刘氏却没心思吃饭,一想起张二嘎还生死不知地躺在炕上,她就捶胸顿足地干嚎,吓得一品二锦都不敢动筷子。
  于翠花索性领着两个孩子回了屋。
  立秋倒是吃得很开心,吃饱了放下碗筷就钻进房里绣喜袍,才不管张老蔫和刘氏在外头怎么骂呢。
  等秋菊收拾完灶房进屋,立秋的喜鹊登枝已经绣了个轮廓。
  “哎呀,立秋,你这手绣活儿是跟谁学的?咋这么好看!”
  “跟隔壁孙大娘学的。”
  立秋随口撒了个谎。
  “你晚上不用守着二哥?”
  张二嘎那里是离不得人的,不知是不是因为内疚,张由竟然主动提出要守上半夜。
  “娘一直守着二哥呢,爹也真是的,明明是二哥自己摔了一跤,爹却怪在娘身上,刚才对娘又打又骂,三哥也不知道劝一劝,我听三哥那个意思,也在怪娘呢。”
  立秋撇撇嘴。
  这父子俩都是这样,擅长把自己的错误推给别人。
  刘氏也乐意挨着。
  这就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
  因为有秋菊在,立秋早早就睡下了。
  这一回,她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。
  梦里顾长安被人叫走去杀猪,也不知怎的,他们走在半路上,却被强人给围住了。
  顾长安被十几个人围攻,终究寡不敌众,身中数刀而亡,死得极其惨烈。
  醒来时,外头还是黑的,不知是谁家的大公鸡,已经开始打鸣了。
  立秋靠着墙板坐着,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  一闭眼,就能看到浑身是血的顾长安。
  梦里那个叫顾长安去杀猪的人是怎么说的来着?
  哦,这次的猪很大,杀一次分给顾长安十两银子。
  顾长安一开始不肯去,那人又说是最后一次了,还给加了十两。
  二十两银子让顾长安动心了,这才跟着那人走了。
  立秋左寻思右寻思,总觉得这个梦处处透着荒诞。
  什么猪啊,杀一次给二十两?
  一定是她白天见着流了那么多血的陈云芳被吓着了,夜里才做了这个噩梦。
  记得梦里是说,今天晚上就有人来找长安哥杀猪,她得去告诉长安哥一声,不许他去。
  不管这个梦是不是真的,她不许他去就是了。
  反正也睡不着,立秋索性就不睡了。
  起床先洗漱干净,就开始烧饭。
  刚煮好粥,刘氏就进了灶房。
  她一言不发地用小铫子熬着药,盯着火光发呆,好似魂儿已经不在身上了。
  就连立秋煮了几个鸡蛋,她都不再过问。
  看样子,是张二嘎的状况不大好。
  饭煮好,立秋将那几个鸡蛋藏起来。
  先去于翠花房中,塞给她两个,说是给一品二锦补身子,又塞到秋菊枕头下一个,这才揣着剩下的两个去找顾长安。
  路上碰见张大郎,两个人都吃了一惊。
  “你大清早的是要去哪儿?”张大郎蹙着眉盯着立秋,“你马上要嫁人了,别一天到晚疯跑。”
  立秋应了一声:“大哥咋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  “我听说家里出了事,回来瞧瞧。”
  张大郎都走出去了,又回过头来问立秋:“你大嫂没惹事吧?”
  立秋甜甜一笑:“大嫂没惹事,惹事的是娘。”
  “胡说!”张大郎猛然沉下脸,“元立秋,你给我过来!”
  d1zqunssdxstlxsytzjpwx</p>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